br1rq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木葉之賊手 線上看-第七百七十五章 歸鄉分享-ruzga

木葉之賊手
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木叶之贼手
当轮回眼的情报在五影会谈中揭开之时,铁之国外,黑底红云袍的身影急速前行,朝着当今忍界的焦点而去。
在这些身影之前,诡异的白色生命早已探查好路线,令晓成员的前路畅然无阻,甚至已经潜入了戒备森严的武士之城。
角都有些提不起力气,他活了那么久,除了喜欢挖人心脏外,唯一的嗜好就是赚钱,那清晰明了的数字总能令他精神焕发,仿佛回到了以前年轻的时候。
所以当晓的那位天使找上他,并且许诺将组织的钱财全部交由他把控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。
帝王劫:皇兄,你太坏
【送红包】阅读福利来啦!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!关注weixin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抽红包!
至于晓打算做什么,他并不在意。
从战国时代活到现在,能令他感兴趣的已经不多了,而最热血沸腾的时候早已过去,并且成为了他最辉煌的战绩。
原本以为在将来的生命里也将如此,可是就在几天前,那位的出现令他平静的心突然荡起波澜!
生肖守护神 唐家三少
宇智波斑,与千手柱间齐名的那个修罗,竟然还活着!
想到这里,他体内的五颗心脏都加剧跳动起来,望向前方那道身影时,即使他已经活了那么多年,依然忍不住有种心头沉重的感觉。
“真是令人不敢置信,是吧?角都先生。”
帝国远征 百里玺
这是一旁传来沙哑低沉的嗓音,角都循声看向说话的人,那张苍白得异于常人的脸孔,以及柔软长直的黑发,皆清晰表明了对方的身份。
角都看了对方一眼,然后告诫道:“看在你我拥有共同属性的份上,提醒你一句,大蛇丸,不要让野心超过你的实力,否则任何努力最终都只会是让自己距离死神更进一步。”
生之浮沉
大蛇丸闻言恭谨地颔首,道:“多谢前辈指点。”
以角都的年纪,的确能称得上是大蛇丸的前辈。
不过这位前辈的话,大蛇丸这个只是貌似温良的晚辈,当然不会特别在意,毕竟他的忍道就是追求真理,钻研长生不死之术,正是为了达成这个终极理想。
当初借助于团藏的能量,大蛇丸对宇智波一族进行过颇多研究,虽然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,可也正是因为那失败的结果,才令他对这个拥有写轮眼这种强力血继限界的家族充满了好奇。
荒叹世
而现在,宇智波一族有记载的历史中最为光彩夺目之人重新现世,以大蛇丸的秉性又怎么可能按捺得住那股来自根源的求知欲?
当然,虽然他的人性已经泯灭,可向来谨慎的作风却没有丝毫变化,就像是他早就对轮回眼充满了觊觎,可是在见过轮回眼的力量后,就始终心怀忌惮,至今也没有流露出越轨之举,如今面对自称是宇智波斑之人,更加不会轻视对方。
宇智波带土对跟随在身后之人的对话毫不在意,就像他对这次袭击不报任何期望一般,不过这次行动是必不可少的。
“不知道那边的情况如何,但以长门的本事,应该不会出现意外。”
宇智波带土望着远方逐渐出现轮廓的武士之城,心里如此想到。
与此同时。
砂隐村外部防御。
离家的游子再次回到故乡,带来的却是一场杀戮。
艳红的血液落在地上,与沙子混在一处,彼此再难分辨。
这处狭窄的通道里,数十名砂忍的尸体横七竖八倒在地上,其间,是绯流琥禹禹前行的身影,在其身后,一条悠长的痕迹似乎通向远方。
脚步声从窄道的那边传来,随即,一名砂隐上忍打扮的青年疾奔而来。
绯流琥看到这来人,停下前进的脚步,淬毒的蝎尾探出黑底红云袍,微微晃动了一下,然后又悄然收回,这时来人已经到了近前。
呼!——
一阵呼啸的劲风从这处通往砂隐村的要道中穿过,裹挟着沙尘打在来人的脸上,不过来人神情坚毅,又似早已适应了风之国的恶劣环境,神色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难耐之色。
绯流琥眼神冷漠地看着来人,而后者就在他的目光中单膝点地,展现出来的姿态可谓是恭敬至极。
重生 之 悍 妻
砂隐的由良激动地道:“终于再次见面了,蝎大人!”
“嗯。”蝎满意地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时间紧急,废话就别多说了,这次我将你唤醒,有极其重要的事,现在开始,我问,你答。”
由良闻言面色微正,毫不迟疑地道:“您请说。”
太阳升入中天,蝎对由良微微点头,后者退后一步,恭敬地鞠了一躬,然后转身离去。
躲藏在绯流琥中的蝎继续前行,只留下被屠杀一空的防御围墙。
砂隐村中,靠近风影楼的一处练习场。
场外建筑的阴暗处,一个红色头发的孩子独自立在那里,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我爱罗的视线穿过练习场的栅栏,落在那两对立的两个比他稍微年长些的孩子身上,其中男孩操纵着简单的傀儡道具,不时激发机关袭向与之对立的女孩。
女孩则也体术闪躲,偶尔施展风遁忍术,吹开飞来的暗器,显得极有章法,不过毕竟年纪还小,身体没有成长起来,所以体力不足,而且查克拉量也不够充沛,以至于渐渐落入下风。
“哈哈!看我的操袭刃!”
勘九郎抓住手鞠身法的破绽,在其跃起尚未落下的时候,突然以查克拉丝线牵引苦无射出,然后在手鞠忍不住惊叫的同时,连接着查克拉丝线的手猛地向下按去,使得袭出的苦无陡然一顿,接着直直落下,插在了沙土地上。
手鞠双脚落地时仍然忍不住后退了几步,身形显得有些踉跄,止住脚步的时候不禁恶狠狠地瞪向对面那个洋洋得意的家伙。
勘九郎不以为意,甚至还用炫耀的语气说道:“哈哈!我都劝过你了,要你跟我一起学习傀儡术,就算将来成不了千代婆婆那样厉害的忍者,至少现在也能跟我多较量几下,甚至说不定还能赢呢!”
手鞠听了气得牙痒,冷哼道:“你这家伙别得意,现在能赢是因为我的查克拉不足,等到将来……嗯?”
话说到这里,手鞠忽然停下,疑惑地抬手摸了摸鼻尖,那股湿润令她不禁有些茫然。
就在这时,她只听到勘九郎在惊叫:“这是……雨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