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7z8c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重生之緋聞女王 ptt-第二百五十章:女王又一次失望展示-upoz9

重生之緋聞女王
小說推薦重生之緋聞女王重生之绯闻女王
白悦欲言又止,深深地看了贝娜一眼,还是站了起来,“那你好好休息,我晚点再来看你。”
白悦三步一回头地离开了病房。
她前脚刚走,贝娜便从病床上下来,朝走廊尽头,哥哥的病房跑去。
踉跄的步伐让贝娜觉得,她走了这么多遍的走廊好像变长了,怎么这么远?她就去看一看哥哥,好像就花了她半辈子的时间似的。
好不容易来到病房门前,贝娜望着门上玻璃反射出来的自己的模样,那憔悴的面色,那散乱的长发——那是哥哥经常抚摸的长发。
我在回忆里戒掉你 冰蓝纱x
她不能让自己的头发这么乱。
贝娜慌乱地用手整理自己的头发,才打开门走进病房。
她记得护士们说,哥哥最近的情况有好转,还能下床走动走动了,哥哥甚至还撤掉了呼吸机,能坐在床边看看外面的风景。
迦楼罗玫瑰
她不能以这样的形象迎接即将获得新生的哥哥!
已经有新的志愿者联系医院了,并且都签好了捐献骨髓的协议。
这是第四位适配者。
哥哥这次不会再失望了。
“哥哥……”贝娜笑着看向正坐在窗边,面容憔悴的哥哥。
“娜娜,你今天不用上课?怎么这么憔悴?”杨笙朝贝娜伸出手,消瘦的脸上满是担忧。
一看到哥哥伸过来的手,贝娜就忍不住鼻尖酸涩,眼眶湿润。
她猛地上前握住哥哥冰凉地手,将其紧紧攥在手中,蹲在哥哥的身边,“哥哥,我觉得读书太累了,就逃课出来的,还偷传了隔壁大姐的住院服,你看——”
贝娜站起来转了个圈,“我穿着住院服是不是也很好看啊!”
“呵呵,我的娜娜穿什么都很好看,但是这住院服我都看腻了,下次娜娜可不可以穿一件红色的长裙来啊,哥哥很久没看见娜娜穿红色裙子了!”
“嗯,下次就穿,但今天先让我过过瘾吧!”贝娜靠着杨笙,在他掌心蹭了蹭。
杨笙宠溺地抚摸着贝娜的头发,感觉到了没有以往舒适的触感,脸上的笑容淡了淡。
两兄妹就这样倚靠着静静待了半个小时,最后在护士进来之后才分开。
贝娜站在门外看着护士们对哥哥进行着一系列她都已经熟悉的检查,脸上也逐渐换上那冰冷的表情。
她转身朝自己的病房走去。
没多久,杨笙结束了检查,护士们离开了病房。
他拿出手机,搜索贝娜所在的学校,看到了学校贴吧里最近很火的内容,是关于自己的妹妹的,没有一个好消息。
他看到的不再是男生们对妹妹的向往和爱慕,不再是女生们对妹妹的赞扬和羡慕,而是一个个肮脏、污秽的言论。
整个世界,好像一瞬间就不喜欢妹妹,不再接受妹妹,也不需要妹妹了。
杨笙捂着双眼,坐在病床上失声痛哭起来。
一切都是因为自己,都是因为他的无能!
为什么老天爷要给他这么脆弱的身体,让他成为妹妹的负担?
他是要保护妹妹的啊!
网王之杀手游戏 轮回月影
病房的门隔绝了一切的声音,走廊的距离又仿佛间隔了一个银河。
贝娜不知道哥哥看到了什么,在想着什么。
穿越之我不是囧囧
但下午,护士带来了一个坏消息。
“很抱歉,娜娜,这位自愿者又后悔了。”
“什么……”贝娜张了张嘴,她不知道自己此时有没有说出这两个字……
但好像并没有以前那么惊讶了。
护士也不忍心,捐献骨髓的志愿者突然反悔的事情在医院其实很常见,这又不是他们的义务,他们也没必要为了一个陌生人上手术台啊。
不可能还逼人家吧。
贝娜其实已经麻木了,这都是第四个了。
“我哥哥知道了吗?”贝娜苍白着脸问。
“还没有。”护士低声道,“志愿者是刚刚打电话过来通知的,我们还没来记得跟你哥哥说。”
打电话?
贝娜一愣,突然朝工作台上的电话伸手。
“娜娜,你干什么?”
贝娜熟练的回拨电话,她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,但在听到那一声“喂”的时候,贝娜就崩溃了,“求求你不要反悔好不好?求求你救救我哥哥吧!
我就只有他了!我不能再失去他!求求你了,求求你救救他好不好!他很优秀,他会画画,会弹琴,学业很好,求求你救救他,让他恢复正常人的生活好不好?我求求你了!呜呜……”
方块学园中 白抹厉
“你他妈有病啊!救你妈!你哥是死是活管我屁事?救不了就去死!少来烦我!”
这个电话并不是志愿者电话,因此对于贝娜这崩溃的话语没有一点感动,甚至觉得很烦躁。
听到那人的话,贝娜又气又急,“什么叫救不了就去死?你知道我哥哥有多优秀吗?你行吗?你跟他比得了吗?你设呢么都不是凭什么就让我哥去死?你他妈算什么东西啊!”
“娜娜!把电话给我!”
“妈的!有病!”那人挂掉电话。
贝娜也松开了手,靠着工作台划下,双手抱着膝盖,将头埋在膝盖中间,放声大哭。
她的哭声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,众人都是用着冷漠的眼神注视着贝娜,没有一个人上来安慰。
因为他们也跟贝娜一样啊,他们都一身是病,都没人来安慰他们,怎么还有这个精力去安慰别人呢?
护士正要去安抚贝娜的情绪,就看到了瞧瞧走来的杨笙。
护士愧疚地看了杨笙一眼,眼眶止不住湿润了。
她已经见过了太多太多这样的情况,他们有的在这个医院去世,有的甚至就是她负责的病人,她原以为她已经能冷静地面对病痛和死亡了。
但是看到兄妹两,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护士转过身去,背对着杨笙。
杨笙已经明白了,这一次的志愿者肯定也想之前的几位一样后悔了吧,才会让贝娜哭得这么伤心,还让护士都不敢面对自己。
“娜娜——”杨笙蹲在贝娜身后,将手轻轻放在她头上,笑着安慰道:“不哭了,再哭鼻子都要哭红了,我可不喜欢娜娜哭鼻子啊。”
“呜呜……哥!”听到哥哥的声音,贝娜无法再压抑的情绪又一次爆发,转身扑进哥哥的怀里,努力想压抑自己的哭声,却还是那么的刺耳。
她不应该在哥哥面前哭的。
不应该把自己的悲伤传递给哥哥,哥哥都这么累了——
可她就是想哭。
为什么要反悔?
为什么一次次给别人希望,又一次次让这个希望破灭?
这远比绝望还要让人感到痛苦!